首页 >>
IEO热潮基本告一段落 区块链还处于混沌时期
发布时间:2019-09-17 20:07:01 来源:火竞猜官方-手机app客户端软件点击:224

  随着gate第三个IEO项目低开,我就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一段话,大致的意思为IEO热潮基本可以宣布告一段落,今天来谈谈其中的内在逻辑到底在哪儿...

  随着gate第三个IEO项目低开,我就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一段话,大致的意思为IEO热潮基本可以宣布告一段落,今天来谈谈其中的内在逻辑到底在哪儿,IEO狂风为何如此之快地呼啸而过,有些人连在高位甚至都没有解套呢。

  

  IEO相对于ICO是提升了筹措资金的效率,昨天有人发了这么一段话:ICO是透支了项目方的信用,IEO是透支了交易平台的信用。没错,筹集资金就是信用的透支。

  IEO得与失

  在熊市中,交易平台交易量萎靡,投资者基本失去了操作的欲望,币价每日都在阴跌,跌跌不休。正好币安从二月份重启Binance Launchpad,开启IEO热潮。截止昨天,币安第四个项目MATIC,已经过去将近三个月时间,基本保持每个月一个项目的节奏推进。

  然而,尴尬的是,每个项目基本是高开低走,套人于无形。在一级市场,从10倍,7倍,3倍到昨天matic的一倍。当然,散户抢到的概率相对比较低,二级市场接盘的绝大多是散户投资者,拥有大把筹码的项目方不断在二级市场抛售,不明就理的新人不断补仓,甚至连个像样的反弹都没有,所以高走低开是个危险的信号。

  

  

  

  

  前三个IEO项目价格走势基本一模一样,高走低开,不断阴跌,创新低。试问还有多少投资者愿意坚持“价值投资”,本质上是一场开盘跑得快的游戏。

  至于第四个项目MATIC可以预见的是,基本不可能实现逆势拉盘。跌破发行价也别有任何惊讶的表情,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新人进场的速度已经急剧减少。

  加密技术瓶颈

  加密货币市场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币价越张,新人越多;新人越多,币价疯涨,形成一个良性的正反馈。然而,总有一个临界点。当币价高企,新人携带的资金无法支撑币价,必然随之暴跌,不说是旁氏骗局,至少其他金融市场也是如此。

  所谓的周期正是如此,IEO在2019年如春风般吹拂着币圈,平台币暴涨和IEO暴涨的热潮中,似乎很多人赚的盆满钵满。事实上,真正赚钱的是还是交易所和项目方,以一堆无价值的代币,换取投资者的USDT,真金白银的接盘,孜孜不倦喊着财富自由,财富自由没有如约而至,反而塞满了项目方和交易所的的荷包。

  IEO没有任何创新,只是基于ICO基础上增加了快速上币的通道。本来ICO项目方还得宣传筹资项目,付上币费,才排期上线交易所,现在倒好,直接利益捆绑,把交易所和项目方牢牢地绑在一辆战车上,透支着交易所的信用,洗劫着投资者的资金,严重影响了币圈的发展。正是由于如此,才真正凸显了币圈的尴尬,区块链遭遇技术发展的瓶颈。

  

  比特币的高昂的费用始终没有解决,以太坊内部核心成员内讧,分片技术遥遥无期,BCH和BSV还继续争吵着,至于EOS百万tps更是绝口不提。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币安去中心化DEX发布,稍微给市场提振了下信心,在未来的某一天看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发布具有里程碑意义。

  所有的市场真正的恢复从来都是技术突破为***,技术突破-币价上涨-新人进场-再次币价上涨,如此往复,生生不息。

  历史上无数的科技进步都是基于此循环演进。

  大西洋电缆的启迪

  在19世纪,美国人菲尔德试图通过跨洋电缆把北美大陆国和欧洲大陆链接在一起,当然刚开始会遇到非常多的困难,从技术的局限性到资金的匮乏。

  当时,人们不知道电的更多特性,对电的应用还处在无知阶段;人们也不知道大西洋有多深,不知道海底地貌到底是什么样的;假设电缆能铺好,人们也不知道电传输功率够不够传播如此远的距离。

  菲尔德可不信这套,他迅速与业界的金融界取得联系,在技术法律和资金方面跟进,在英国才几天时间就筹集了35w英镑。

  然而,从技术上,跨英吉利海峡电缆和跨大西洋电缆完全不可同日而语。铺设英吉利海峡电缆,风平浪静的一天就足够了。而跨越大西洋,当时的轮船差不多要航行三个多星期。不算铺设机械,单是整条跨洋电缆的重量就远远超过当时任何一条船舶的载重量。

  位于海底的越洋电缆,必须非常结实,不能断裂,但同时,又必须非常柔软,否则很难铺设。

  1857年8月5日,菲尔德的铺设船队从爱尔兰起航,包括莫尔斯在内的业界专家都在船上,实时监测铺设情况。“尼亚加拉”号像蜘蛛吐线一样,一边小心翼翼的缓缓向前移动,一边在后面用绞盘留下那根越洋电缆。电缆的一头固定在爱尔兰,船上的专家时刻与爱尔兰的陆地保持联系,以确保电缆没有断裂。

  

  过了一周,在成功铺设355海里后,绞盘发生故障,已经铺设的电缆像断线的风筝一样全掉进了海里。当时还没有合适的潜水技术,根本无法把掉进海底的线头重新拉上来。第一次尝试宣告失败。菲尔德一下子损失了355海里的电缆外加十万英镑的投资。

  不幸的是。几天之后,海底电缆彻底断线,北美再也接收不到欧洲传来的清晰的信号。从而谣言四起,菲尔德沦为骗子,当时多支持他的人反而成为最想打倒他的人,认为菲尔德从来都是为了自己的名誉做的一切,没有办法只能把所有计划全部暂停。

  转眼六年过去了,菲尔德一直没有被命运击倒。

  1865年,菲尔德再次出现在伦敦,带着新的60万英镑的投资,重新启动他的越洋电缆项目。此时,对于有线电报的研究已经非常成熟。而著名工程师布鲁内尔设计建造的世界第一巨轮“伟大的东方人”(GreatEastern)号也已经建成,万事俱备,拥有了新的电报技术和这艘排水量两万两千吨的巨轮,之前无比困难的事情变得简单了许多。

  1866年7月13日,“伟大的东方人”号出发,终于成功。不久,又成功找到了上次失败的那条电缆,并且继续铺设成功。

  两条电缆把欧洲和北美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以史为鉴,人性从来不变,科技技术却不断演变。只有在技术取得突破的情况下,项目才有机会发展,不是靠宣传和喊口号突破的。

  在科技的最前沿,骗子和开拓者总是并行,具有同样商业嗅觉的他们,骗子和想赚快钱的人急不可耐,通过各种名目进行敛财,唯一能够辨别的方式是通过时间的沉淀,技术的突破难度之大会令骗子无处遁形,他们到时候自然而然退出市场。

  区块链还是处于非常混沌的时期,没有任何监管和法律框架进行约束,泥沙俱下,身为投资者只有不断提升自我辨识能力,才不至于血本无归。(作者:比特币凯撒)